人机协作机器人的发展前景——远大机器人常务副总经理答记者问

2019-08-28
来源:I 智播网

李向琪

远大机器人常务副总经理

在2019世界机器人大会上接受众媒体群访

   

记者:我想问一下远大机器人有哪些产品展出在展会,以及哪些产品所产生的价值跟领域,请您介绍一下。

李向琪:本次展会我们主要带来人机协作机器人,人机协作机器人应用最大的亮点,实际是我们传统工业机器人所不具备的,在传统工业机器人这个领域里,机器人需要非常高级专业工程师进行部署,另外机器人必须在一个封闭空间里才能实现这种工作。未来我们市场需求千变万化,个性化需求越来越多,所以我们无论制造业生产企业,为了满足人民日益变化的需求,所以生产制造业面临个性化订单越来越多,这样带来整个生产过程中小批量、多品种以及再制造,这实际给整个生产制造系统或者智能制造提出了一个课题,要求我们传统的生产线路更加柔性化,所谓的柔性化就是说,我更能快速的、方便的、简单的切换我们的生产任务。

举个简单例子,比如我们生产一款手机,一款手机生产时间只有四个月,四个月生产一款手机,下个月马上要切换任务,所以人机协作是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的。它的最大的特点一个是人机协作安全可靠性,当机器和人需要在一起共同完成工作,就像我们人左手和右手一样。安全性是最大一个问题,因为以前工业机器人也报道出现一些伤害事故,所以人机协作机器人安全性非常重要,我们配备六个传感器,保证了很好的意见反馈,只要与人轻微接触机器可以停下工作,保证不伤害人。

再一个产品一定效果应用灵活,灵活就是人机协作,因为机器人本身比较小巧灵活,它能快速布置在任何位置,比如我们放在桌面上只需要简单几个螺旋固定,就可以轻易变换工作位置,编程上我们增加了很多,比如说拿人手拖动机器从一个位置到另外一个位置,实现简单的编程方式。加上图形化的操作界面,我可以在面板上用图形化操作快速的编程,一个普通的工程师我们培训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他完全可以在实际生产任务由他自己调试机器人。

另外再一块,产品本身未来与机器人的关系,越来越需要我们的机器人越来越智能化,理解人和生产环境的这种变化,这样来讲我们这款机器人标配的视觉,在视觉上我可以看得见,在力学上可以感觉到力的变化,我们比如做一些打磨,装配,这个完全可以通过一套机器人实现,总体来说我们的产品,提出一个口号“为用而打造”,我们要体现这种易用性、智能性,真正为客户生产企业解决他们的实际需求。

至于我们的应用场景,实际是很多的,我们跟传统工业机器人来比,实际实现了一种互补。传统的机器人适用大型的这种产品,而我们是小批量快速的这种,比如现在三新行业(音),其实我们人的参与是非常重要的在生产线上,它这里需要我们切换进去,可能在局部工作环境加上和人完成共同完成一些工作,另外在汽车零部件领域,因为围绕汽车配套形成,很多汽车电子包括一些小件等等,也有很大区分。目前来说,在汽车零部件也有很大一个应用。

再一块,食品、医疗、药品,这些行业虽然标准化程度很高,但是还有很多小的一些工作场景,需要用一些小的计算。再一个人机协作带来的两块,一块是中小微企业,它本人比较少,服务比较少,那我们人机协作,相应成本还是比较有优势的,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这种空间,让他们除了效率以外,产品质量也有很大提升,我们除了成本之外,我们产品质量还是有很大提升。

再一块新零售,也开始出现了机器人的展位,大家也看到了用合作进行一些奶茶、调酒等等,未来来讲在人机协作会逐渐的从工业场,可能也在非工业场产生,它未来是非常大,非常有想象力的。

  

记者:我想问一下您,国家统计局上半年发一个报,其中点出工业机器人发展非常迅速,想问一下从上半年为什么增速这么如此之快?想看您总管一下整个机器人的发展趋势是怎么样的?

李向琪:其实我从了解整个工业机器人从去年起,我们工业机器人整个周期是很缓慢的,现在基本预测是1%这么一个增速,增速在下降。其实这个东西也是客观存在的,因为无论从国际到国内实际我们目前市场环境、经济环境,都受到很大影响,因为经济不景气,国际的这种贸易争端不断强化也好。实际传统工业机器人受影响其实主要的是汽车制造业汽车产量是在下降,手机也是在下降。那我们整个一个市场消费经济处于下降阶段,那对我们配套生产制造,机器人就是一个生产设备,它肯定会有变化。但是实际来讲,我们公司定位就做人机协作,工业机器人我们不做,人机协作这几年,从2014年到2017年增长是69%,2018年也是在增长,这个增长率是很快的。

   

记者:正好您刚才提到协作快速增长,前段时间也是跟一个协作机器人领域的供应商聊天他提供一个数据,我忘了制造2030年,协作机器人的市场占有率可以占到90%,这是他们的一个数据,我们觉得这个数据未必准确,正好您也做协作机器人,按我们来说,现在的协作机器人和工业机器人市场占比怎么样,未来发展会是一个什么前景?有没有一个预测?

李向琪:2017年工业机器人占比4.2%。因为看协作目前这几年增长很快,但是总量并不大,2017全球才16500家,虽然增速很快,但是基本还在三十八九,甚至四十八九这么一个情况,所以说我们协作机器人的增长速度很快,但是总量判断是达不到那么高一个占比,因为协作跟工业机器人本身其实是一个互补的,协作强调小型,它跟传统的工业机器人是一个互补,所以这样来讲我们协作占比预计没有那么大。

   

记者:负载很难上,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协作机器人应用很广。

李向琪:也不是说负载很难上,你再大负载的协作不是不能做,他跟工业机器人竞争优势不是很明显,所以协作来讲一些工业机器人,解决不到一些问题,跟工业机器人不是竞争和替代的关系。

   

记者:李老师,我想问一下,刚才您也提到人机协作的安全性,我想问一下咱们远大机器人在提高安全领域问题上有哪些针对措施?

李向琪:我们跟其他的协作机器人一对比,现在就是库卡配备了六个传感器,我们也是配备了六个,每一个关键都有一个传感器,这样对力的反馈是更加精确,精度很高,可以判断很小的精度的力。未来我们通过一款产品是通过视觉的方式,我们可以做到非接触,机器人过来了到这里,就可以做到不接触,为了安全性主要还是怕伤人。

   

记者:因为现在很多龙头企业都说龙头企业要带动整个机器人的发展,您觉得头企业会对整个机器人产业产生什么影响?中小企业怎么办?

李向琪:我觉得龙头企业也好,中企业也好,其实龙头企业很累,比如我们家很累,你要找到未来市场产品前景,所有的产品我们来做,中小企业优势好在哪里?大企业要做一款产品创新,会有一百个方向,他通过调研筛掉90%,剩10%,他拿这10%去,如果这10%可以会分配可能十个团队来做,但是小企业就好,可能一百个方向我有很多企业,但是最终存活下来的小企业,可能有很多90%多的企业,尤其对小企业更多要考虑我们对市场的分析,对产品的判断,到底如何选对那方向,那我就成功了,各有优势,也不是说针对小企业,因为很多大企业都是小企业做出来的。因为现在整个创新非常难,你能想到的大家都在做的,基本很难找到一个大家都在想的事情。每年我投入一部分钱去干,随便做,在一个方向上,做到一定程度来一个成果转化。

   

记者:那您这个协作机器人现在竞争对手大概是什么情况?

李向琪:第一梯队像优傲这些,因为优傲毕竟做了很多年了,一直在做,产品也越来越成熟,还有其他的一些,这些企业定位都差不太多,等等一些其实售价也差了很多。实际机器人这个产品在市场上是为了工业化生产,工业化生产是产品要有可靠性,不要求我性能满足要求,功能满足要求就可以了,实际我们这款打造三年时间,今年年底才上市,完全依靠德国标准,我们就是可靠性。实际产品本身,一个产品差十万块钱,实际在最终用户阶段来讲,如果你给他一个月成长,比这个大的多,所以我们得把产品打造好。

   

记者:您做机器人有没有出现卡脖子技术的情况?

李向琪:现在做机器人,因为我们这种方式做,我们远大机器人2017年2月份,我们在德国投资一个公司,这个公司的核心团队全是德国人,我们是利用他们的这种设计研发能力,生产制造能力,可以快速把我们成本压缩,就是目前来讲机器人其实无论是你协作还是工业机器人,你协作可能是有很多,比如工业机器人技术结合着人工智能的技术,技术是相通的,但目前没有卡脖子做不出来的,只是说可能我们在开发过程中会出现一些问题。

   

记者:现在市场上,我们机器人和产业之间存在两张皮的情况,机器人它的盈利模式,像我们今天看到很多很炫酷的机器人,我都找不到他们的盈利点,他们到底做出来只是为了展示用,还是要有一个盈利模式。您是怎么看的?

李向琪:现在做有一部分实际在做一些,做完之后是为了未来融资这种在做的,您说的特别炫酷的或者是一些前沿的。实际产品的盈利,目前来讲实际来说,他成本在国内,比如在欧美协作机器人其实成本已经很低了,在中国来讲,主要的问题,我们量太多。预测咱们2020年也是16000多,还不到2万,那个量实际是很小的,所以造的机器人成本比较高。国内的研发能力这些年提高很快,其实有一些我们的零部件是用一些国内的,你说看谁资本雄厚,我们做一个产品把客户定位在中高端,我们做每一个产品都要有盈利空间的,我把客户选择好,我给他提供优质的产品和优质的服务,这样讲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

   

记者:人机协作您怎么看人在人机协作当中的主导定位,有人说未来人可能都失业了,工作都被机器人抢走了。

李向琪:现在有很多简单重复的劳动,都会被替代,机器人也是一个机器,比如车我们以前有自行车、电动车,现在有汽车,未来还有自动驾驶,这些东西持续,可能会因为这些东西我们人就没有事干了吗?其实机器人跟他是一样的东西,机器人无论怎么做做一些重复性的东西,比如我们现在最难的是创新,我们就研究创新,其实有很多人是在逐步改变这种决策,因为随着工业化进程,都是机器逐渐替代人,怎么替代人,也没有把人替代到没有事情可干。

   

记者:是不是会有一部分的。

李向琪:无论到什么时候,没有机器替代人,每个人的能力知识都是在不断增长。现在年轻人跟老人差距也是很大,这是一个自然属于进化论的现象,无论任何时候都没有机器了,也有方向的,都是这样。

共 0 条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暂无数据